headerphoto

路边的野花不要采,路边的话儿不要信??我的几则见闻

2017-11-03 06:32

 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,路边的话儿不要信??我的几则见闻


  前段时间,我到某地探亲访友,在公路边一小店听到一个故事:一辆SUV越野车从公路上拐弯进入村口时,撞上前面同方向行驶的一辆二轮摩托车,车上两个十六七岁学生顷刻随车倒下,腿脚被压,皮肤擦伤流血和淤?疼痛,走路瘸脚。发生事故的原因是越野车转弯不减速以及刹车失灵造成。

  司机主动拨打110报警和召唤120救护车。两少年感觉不是很严重,想私了,旁边围观的群众也认为事情不大,小事化了算了,于是提议少年向司机提出适当赔偿点钱了事,算是一点的医疗费和精神损失吧!司机问多少,两人提出一千元,每人五百。司机不答应,说一千元是“巨款”,太多,不能给。众人说,可以少点,给点就行。司机还是不答应,也不还价,说走正常程序,到医院该花多少就多少,交警咋判就咋赔。这说法也算是对伤者的身体负责任考虑,合情合理,大家也理解接受了,于是两人坐上救护车去医院。

  医院做X光透视检查,并无大碍,两人都是一只小腿皮肤外伤和软组织挫伤。医生对伤口进行了消毒和敷药膏,并开了一瓶跌打药水完事。至此,交通故事处理完毕。

  司机除了缴交医疗费用,不再做任何赔偿,也没给受伤者任何额外金钱补偿。农村小孩胆小怕事,俩人在出院前怯生生的向司机提出是否给点伤痛或许曰精神补偿,遭司机拒绝。

  事后,两少年感到郁闷和委屈:车辆违章撞伤了我,司机不陶一分钱就拍屁股走人,我们忍受伤痛,啥也没得,对吗?哪怕一瓶水都没喝到,值吗?这做法也太缺乏人情味和不显厚道吧?

  他们想起,事故发生后司机有一些行为不合常理:没一句歉意话,没一句安慰语,没一句温暖关怀的声音;只对交警热情,只与交警搭讪,只与交警相互握手抽烟寒暄谈天,谈相互认识的朋友和领导。原来,这司机不是司机,而是车主;原来,这车主不是普通的车主,而是单位的小头儿;小头儿身份不一般,他与交警同在蓝天下,但交警执法抓人得经过他,或他那个部门!更玄乎的是,他爸竟是“我爸是李刚”那种身份!所以,这司机,这车主,这头儿,这“李刚”儿子,便在这起交通事故中表现出缺乏常人应有的人性化形态,即道个歉,握个手,说一两句好话,顺便给两小钱买瓶水喝,不行吗?

  这事,我不信,我选择不相信。理由很简单:路边的野花不要采,路边的话儿不要听。咋能听信?

  说到这,我想起一件亲眼所见的事:

  邻县一位教师开轿车来琼海游玩,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违章停车打开车门,忽地把紧跟后面一位骑电动车的年轻女子蹭倒,车门使女子右脚板整体横向骨折开裂,伤情较重,被判负全部责任。伤者留医治疗两个多月,母亲每天乘车来回医院照顾女儿,生活费等全部自己掏钱,肇事者一分钱不出。期间,伤者及家人多次打电话给教师,让他给点生活费,他不肯,都是这句话:“我没钱。”反复强调:“我车全保的,保险公司一分钱不会少你们。”伤者说:“住院两个多月不上班,工资一分钱没有,每天吃饭要花钱,父母得一人专门照顾不能干活攒钱,经常来回搭车要花费,经济陷入困难,凭什么不能向你索要一点生活费呢?只让你垫付,收据给你写,将来保险公司赔付结账时还给你,钱最终经你手,我们会赖你这笔帐吗?赖得了吗?”

  那教师怎么说?“我自己就靠这点工资吃饭,收入有限,没有余钱剩,哪里有钱给你?我真的没有一分钱。”紧接着说道:“你不受伤时不也天天吃饭吗?”而跟他一块来的同行教师也帮腔说道:“你们家难道就没有一两千块钱?”听了这两人的话,我不知哭好还是笑好,但脑子里已形成很不好的看法。

  幸好,撞人者父亲还是有良心之人,在听到姑娘及家人这么诉说后,便谴责儿子不该这样对待人家,于是自觉的从钱包里掏出三千块钱塞给姑娘。可姑娘接钱时,却发生这一幕:教师居然从姑娘手里一把抢过钱,在手里数了数后抽出一千元放进自己口袋,然后将余下的两千元交回姑娘手中,说:“两千元不少了。”然后,马上叫呆屋外的保险公司人员进入房间用手机拍照,说做证据防以后不认帐不归还。看到这情景,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。这样子人,何以谈师德,何以有资格教育学生啊!

  我再想起,一位乡下医生,他四五岁儿子在二楼阳台玩耍,小孩子顽皮钻出防护网,眼看就要从楼上坠落,千钧一发之际,一位邻居老婶看见急忙爬上自家楼房越过墙壁一把揪住。眼看就要坠落的孩子得救了,老婶却脚底湿滑整个人从二楼摔下来,瘫倒在地上,脚踝骨折,骨尖刺穿皮肤露出外面,受重伤。住院一个多月花了数千元医疗费(如果不报销医疗费就得数万元)。被救小孩的父亲,那医生,只给救人者补偿一千元。

  这事,是很亲近的人告诉我的,我也选择不相信,理由也是路边的话儿不要听,不要信。

  小时,读到一个故事:阿拉伯国家,两个人在放羊,甲指着竖在身边的电线杆上的电线对乙说:“听说这叫电话线的,你在这边说话,百十里外那边的人都可以听到,就像面对面说话似的。”乙说:“哪有这回事?我不信!”甲说:“是的,我不信。”然后又说,“就算是真的,我也不信!”我选择当甲。

  悬壶济世、为人师表、肩负法律之剑,从事这么高尚职业、拥有这么令人崇仰头衔身份、身披这么美丽光环的人,怎么会做出这种不合常情常理的事?这不影响人们对你道德水平、个人修养的观感和客观评价吗?自私、狭隘、猥琐,不应属于你们。这样子为人做事,传统思想不符,现代社会观念不合。唉,这个社会怎么啦?

 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,路边的话儿不要听,不要信。我信什么呢?我信:天地悠悠,温良恭俭让尚在;沧海茫茫,仁义礼智信犹存。道德和信仰缺一不可,法制要紧跟上。做个圣人君子不易,就做个好人吧,好人终会有好报!我心不纠,我踏歌行,我头顶一片艳阳天!

  2017.2.15